留一些时间来忧伤【心理健康每周谈】

发布人:宫学萍 发布时间:2015-12-22 08:13:43 点击数:668次 文章来源: 字体:
早起,一个玩音乐的姑娘在微信上急急地喊我,询问我一件十万火急的事情——她们乐队的主唱,也是一个很有梦想的姑娘,在昨天夜里出了车祸,伤势很严重,医生说以后再也不可能站起来了。

  “茉茉姐,一会儿我到了医院,应该跟她说些什么,怎样才能让她好受一些?我要怎样做,才能让她的情绪赶紧好起来?”

  坐在赶往医院的车上,小姑娘突然想到问我要一些安慰人的建议,而我却在听到这消息的一瞬,完全不知所措。我很难想象,这一切,对于那个受伤的孩子来说,究竟意味着什么?

一连迟疑了几分钟,我才稍稍整理好情绪,回复她说:“嗯,估计,在这样的情况下,不管我们说什么,她都不会很快就好起来。你想啊,如果是我们自己,经历这样的事情,又有谁还能找到什么神奇的话语,可以一下子就让我们不再那么悲伤?”

  受了伤,就留一些时间用来伤心,不好吗?

  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,我们所在的这个世界,似乎越来越不欢迎“忧伤” 二字,我们大家都失去了最基本的一种耐心,不管是对待他人,还是自己,也不管经历了什么样的伤和痛,耳边总会有一个声音窜出来,催促着伤心的人们要“快一点”,“再快一点”,快快打起精神,笑出来。

  在我看来,永远保持一脸阳光,可能仅仅放在摇篮里的小宝宝身上,多少还可以让人理解:毕竟他们那么小,头脑那么简单,还无法理解这个世界的复杂之处,一旦看见身旁的妈妈在哭泣,他们就会惶恐不安,误以为是自己哪里做得不好。

  但是,类似的这种对别人“应该开心”的需求,如果角色颠倒过来,想一想就会让我觉得很残忍——如果是一个妈妈本人不能接受身边有人悲伤,她就会要求她的宝宝不可以伤心哭闹,那么,这个孩子,就只能活在一个 “必须快乐” 的诅咒之中,摔倒了不可以哭,迷路了不可以哭,第一天上幼儿园不可以哭,在放学路上被别的小孩抢走了糖果同样还是不可以哭……

  这样的孩子到处都是。等到他们一天一天长大之后,也就会自然而然地坚信,就算我们摔断了手脚,伤到了心肺,也都是一样不应该哭;出门再看到身边有人伤心,就会条件反射一般,急急地去寻找可以令对方马上停止哭泣的好方法。

似乎忧伤本身是一件很可怕的错事,它只会让这糟糕的生活变得更加糟糕。

  所以,当我简短地回复了那个原本好心想去安慰别人的小姑娘,立刻就把她吓到了,赶紧又追问我说:“啊?对啊!那我是不是不应该去看她?让她可以伤心一些时间?”

  “不,不,不,你要去,一定要去。”

  微信上说话总是不够方便,我也没办法一两句话,就把我心底这些感慨跟她讲明白:那些在生活中受到伤害的人们,他们需要伤心,同时也更需要亲人和朋友的陪伴。

  很多时候我们以为伤心的人需要别人躲开,是因为我们的头脑中留有太多 “伤心不该被人看见” 的画面,我们都被这些流传已久的误解悄悄催眠了。结果就是我们每个人都成了受害者——想哭的人不敢去寻找拥抱,想安慰的人似乎只能躲在墙角。阳光型抑郁,大概就是因为这个原因变得越来越多了吧。

  可以逗孩子笑,也可以陪孩子哭,这是母亲为孩子们可以提供的一种十分可贵的温柔陪伴。放到更加广泛的意义上来讲,我们一样可以这样对待那些需要我们关心的人。

所以,我最后特意嘱咐那个正在路上的姑娘说: “你一定要去。哪怕你只是到她身边喂一口水擦一把汗,哪怕你什么都不做,只是坐在她身边看着她哭泣而不离开——如果说这场车祸剥夺了她站立的能力,我们就更要让她确定,自己不会因此失去美好的友谊。”

  这一切,需要我们这些陪伴者,去努力接受身边有一个心情不能好得很快的人。我相信这是一种慈悲,对人,对己。

(正文完)

茉茉说:今天的故事是真的,上个月的事情,正好就发生在《头脑特工队》热播的那些天,身边的咨询师朋友,都在发文章写“忧伤”对我们这个世界的中重要性。

在我看来,忧伤除了电影中“呼唤安慰”的社交意义之外,就算对于伤心者自身,还具备着“承认现实”的积极作用。

就像文章提到的那个未曾谋面的女孩,经历这样的创伤,可能早期会体会到很多的愤怒,会憎恨命运为何如此不公,或者憎恨自己为什么这样不小心……但等到这些愤怒慢慢散去,等到她可以等到最后的忧伤浮现,等到她不再抱怨、后悔、挣扎、困惑,仅仅就是忧伤,就是面对自己失去了行走能力这个巨大的丧失,可能,就是她开始承认现实,接受现实,面向未来的开始。

好了,不管怎么,祝她们,都能拥有更美好的未来。

这篇文章,本来是昨天就准备好的。但是想想那么多人都在狂欢,就留到了今天,希望你们能懂。

喜欢就帮我转发吧,为更多的人可以允许自己忧伤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