和父母争吵,正说明你们彼此在意【心理健康每周谈】

发布人:卢正华 发布时间:2015-12-29 09:47:59 点击数:710次 文章来源: 字体:

这个来咨询的家庭来自新疆,为了孩子参加明年的艺考,来北京租了个房子方便女儿学习。没想到,这里却变成了他们家的战场。从早到晚,妈妈和女儿都在不停地争吵,大到今天坐什么车去上课,小到早餐吃包子要不要再喝一碗粥,桩桩件件,都成为她们吵架的起点。女儿开始胸闷气短,感觉心脏突突跳个不停,上不了课,带她去医院,医生告诉爸爸,最好带女儿去看看心理医生,于是,他们决定过来见见我。

孩子颇具西北女孩气质的豪爽潇洒,苗条高挑,对人有礼,又敢说敢笑。妈妈也是个强壮的西北女人,弯弯的鼻尖和深深的双眸显示她有一些少数民族的血统。爸爸带着一副宽边眼镜,长得一副颀长白皙的知识分子模样,怪不得他无法制服这对强悍的母女。

孩子爸爸是江苏人,大学毕业后支边去了新疆,妈妈是新疆维族和汉族的混血儿,女儿身上则几乎看不出维族血统了,反而像一个秀气的江南女子,只是举手投足间却有一种来自妈妈的豪放。

上中学时,孩子在一次歌咏比赛中脱颖而出,被老师推荐到乌鲁木齐参加比赛,并得了个很好的名次,后来听老师的建议,孩子打算在声乐方面深造,才经人介绍来到了北京学习专业课。爸爸开始对此不以为然,不认为这是一个能够吃饭的职业,妈妈却对此比较热衷,提前请了假带孩子来了北京。可还不到三个月,她们就打得不可开交,又把千里之外的爸爸叫来,不但没能评出个孰是孰非,反而一家三口打成一团,最后,孩子说她没法上课了,一家人这才慌了。

我先问了问孩子的症状。孩子说,她每天和妈妈吵完架上课,心情很不好,在老师做训练时就很难通过,总是被老师狠狠地批评。她原来认为学声乐就是学唱歌,根本不知道训练这么严格,而妈妈特别还不理解她,用每一件事情去烦她,结果她心情一不好,练习就做不下去,第二天上课还会通不过,久而久之的恶性循环,让她产生了胸闷气短的各种不适症状,害得她无法正常跟上老师的进度了。

妈妈听了感到很委屈,说每天都看女儿脸色,吃什么穿什么,怎么走,怎么回来,一举一动都特别用心,可是她还是各种不满意,各种挑剔,还说我做的不够好,发各种大脾气,仿佛自己已经完全不是她妈妈,而是一个看她脸色的下人。孩子听妈妈说到这里,马上反驳:“有成天唠叨,天天训斥的主人的下人吗,有每天骂人,甚至想打主人的下人吗?”妈妈立刻变了脸色:“那也没有成天顶撞妈妈的女儿啊?”眼看咨询室即将变成她们的第二战场,我赶快叫停。

混战中我发现,妈妈对女儿的照顾确实已经细致入微,而女儿对妈妈的挑战也完全针对妈妈的个性特点,他们彼此是那么的了解,一举一动都是那么“配合”,她们眼睛时刻盯住对方,心始终放在对方身上,这是一对连体的婴儿,她们彼此的争吵其实是在表明她们分不开。

妈妈原来是“别人”

我决定先从女儿身上下手,来完成分离“手术”。

我装作不懂声乐,问女孩,唱歌还用那么费事吗?孩子马上回应我:可不是,我开始也这么想,我从小没学过唱歌,一下子拿了个大奖,我也以为唱歌是件很容易的事,谁知道竟然要从如何喘气开始学,我都喘了十七年代气儿了,老师还总说我喘得不对,我长这么大,一共都没受过这些天受过的这些批评。孩子委屈得眼圈都红了。妈妈却开始抱怨:那时候不让你来,让你考虑慎重,可你不听,现在又打退堂鼓了。

我及时地制止了妈妈,让孩子继续说:妈妈不理解我,还成天说我这个说我那个,我最难受的事情就是她对我的不理解,比老师批评还难受,这么抱怨来批评去的,我都没法活了。“我还不都是为了你好。”妈妈总是能插进来话。

我没理妈妈,继续跟孩子说:听说有很多歌唱演员很小的时候就能自己出来独立演出,不知道他们是为妈妈唱的,还是为自己唱的?孩子听完我说的话愣住了。沉吟半晌说从来没想过“到底是为谁在唱”这个问题。妈妈又要插话,我用眼神直接制止了。

我开始挑战女孩,问她是“真想把唱歌当成一辈子的事业,还是只是唱着玩玩的?”孩子想了一会儿,说她喜欢唱歌,一定会把这个当成一辈子的事业。

我说那对于专业演员来说,有个比学声乐专业课还重要的课程,这一下子激起了她的好奇心。

“就是情绪管理。如果你现在正走在一个去重要演出的路上,被一个非常无理的人撞了一下,很疼,人家没给你赔礼,反而冲你大嚷了一顿,你还要不要去演出了?如果去了,你还会唱得很平常一样好吗?”

女孩用亮亮的眼睛看着我,停了一会儿,说:我懂了,无论遇到什么情况,都不能让情绪影响我的演出。

我进一步启发她:那怎么训练情绪呢?

“那我就逐渐学会对自己的情绪负责,无论别人做了什么,都要正确看待,这样就不会那么生气了。”

我又进一步:这个别人是谁?能是妈妈吗?

孩子仿佛在自言自语:妈妈能是别人吗?

我没有接茬:你说呢?

她沉吟了一会儿,说:除了自己,都是别人。我长出了一口气。

我转身朝向妈妈,问她女儿多大啦?她马上回答我:还有两个月就十七岁了。我点点头,说还以为还有两个月七岁呢。妈妈听出了我的弦外之音:难道自己管女儿太多了?其实不是太多,是管的“太小了。如果像照顾刚上学的小孩那样,把女儿管理得生活不能自理,她也会配合妈妈,像个小孩子那样调皮捣蛋。

妈妈还是放不下:我这样管着她,她都不肯好好吃饭、丢三落四的,让我操不完的心,要是放手,她还不知道成什么样子。可是,如果妈妈不给点空间和机会,女儿就永远都长不大。

我问妈妈,如果不看着女儿,自己要干什么?她小声说:我真的没事儿可干。

我转头向爸爸:可能你的任务更艰巨,你要负责给无事可干的妈妈找点儿事儿,并且去安慰她那颗孤寂的心。你要不好好安慰她,让她不爽,她就会又去找女儿打架。男人点点头。

要分开这对血乳交融的母女还需要些时日,但只有这样,才能让孩子长大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