想提高认知能力,训练有用吗?

发布人:林蔚 发布时间:2016-12-30 09:39:57 点击数:400次 文章来源:网络 字体:

    你是否觉得一口气记住11位的手机号码会很吃力?你是不是希望忘掉一些无关紧要的过去,能记住一些新的、对你来说有意义的事情?同时关注好几件事情时,你是否会觉得有些措手不及?完成这些,都需要我们的认知能力。

    多年来,心理学家们不遗余力地在寻找和探索提高人类认知的方法和途径。试想,如果我们的认知能力可以通过训练得到提升,那么通过训练为认知缺陷个体的临床治疗提供工具、通过训练为特殊儿童的认知治疗和干预提供有效帮助、通过训练来延缓老年人的认知老化等等,这些结果都将变得非常诱人!

一个意外发现

    瑞典科学家克林伯格(Torkel Klingberg)和他的合作者在14年前的一项研究中,对多动症儿童进行了认知训练,他们希望通过训练多动症儿童的注意来改善他们的临床症状。而研究却意外发现:通过认知训练,多动症儿童的智商也得到了提升[1]

    克林伯格等人在他们的研究中选取了7~15岁的多动症儿童14名,其中7名多动症儿童每天进行注意任务的练习,另外7名儿童作为控制组没有接受训练。接受训练的儿童每天要做20分钟的认知任务,如,电脑屏幕中央有一个4×4方格盘,一个圆圈会依次出现在方格盘的某一方格中,要求儿童在圆圈消失之后,按顺序指出刚才圆圈出现过的位置。随着圆圈的数量逐渐增加,任务难度也依次递增,儿童的表现会决定他们第二天要完成的任务难度。20天的训练结束后,参加过训练儿童和没有参加训练的儿童接受了相关测试。研究结果发现,训练提高了儿童的认知能力,而且接受认知训练的多动症儿童的临床症状得到了有效的改善。同时,研究者们意外地发现:训练还提高了儿童的智商。这个发现为认知训练开辟了一个新的研究方向[2]

一项争议研究

    受克林伯格和他的合作者研究的启发,杰基(Susanne M. Jaeggi)等人在2008年的一项研究中,对正常成年人的认知能力进行了训练,探讨了认知训练对智商的影响。他们发现,通过认知训练,人们的智力确实得到了提升[3]

    杰基等人将来前来参加认知训练的34名志愿者随机分为四组,分别接受为期8天、12天、17天以及19天的训练,训练任务很简单,电脑屏幕中会呈现一连串的字母,要求志愿者判断每一个出现的字母与此前刚呈现过的第n个字母是否相同,n越大,表示任务的难度越大,同样,人们的表现会决定他们第二天要完成的任务难度。训练前和训练后所有人均接受智力测试。研究结果发现,与没有接受训练的人相比,接受训练的34个人的智力水平都得到了提升。而且,训练的时间越长,智力水平提高越多。

    这项研究对原有的认知理论提出了挑战,结果令人振奋,但同样也招致了许多质疑[4]。在这项研究中,训练的任务为记忆任务,但是训练效果却迁移到了智力测试上,确实令人匪夷所思!人类的智力通常被认为是通过改变自身、改变环境或找到一个新的环境去有效地适应环境的能力。在这项研究中,测试智力采用了推理任务,测试者根据所呈现的残缺不全的大图案内图形的某种关系去思考、去发现,看哪一个备选小图案填入大图案中缺失的部分最合适,能使整个图案形成一个合理的完整的整体。

    为什么训练记忆能力会提高所谓的推理能力?研究者将其解释为在完成两种任务时,人们共用了一个脑区。尽管此项研究受到非议,但是后来一些研究者发现,通过训练的确能够提高儿童和成年人的认知能力[5][6][7][8][9][10][11][12]

来自认知神经科学的探索

    为什么认知能力可以通过训练得到提升呢?心理学家和认知神经科学家们借助相关仪器,开始探索这一问题。韦斯特伯格(Helena Westerberg)等人对认知训练进行了一项功能性磁共振成像研究,有三名成年被试参加了此项实验。研究发现,训练后,这三名成年被试在完成任务时,大脑相关区域脑血流发生了明显的变化[13]。同样是来自克林伯格团队的研究发现,经过5周多的认知训练,个体大脑皮层多巴胺受体密度发生了显著的改变[14]

    我们最近的一项研究也揭示了认知训练对人类大脑变化的影响。我们以健康的成年人为被试,探讨了认知训练对大脑活动的影响。研究结果显示,训练对认知的影响很有可能是在感知觉阶段就发生了,也就是说,通过训练,人们在第一眼捕捉信息的能力即发生了改变,表现为大脑突触活动减弱,兴奋性活动增强。随之,认知训练提高了个体抵抗无关信息的能力和对目标集中注意的能力,进而个体的更新能力(即忘掉旧信息、记住新的有意义信息的能力)提高了! [15]

儿童的可塑性比老年人更强

    研究者证明了认知训练的神经机制,另一个问题摆在了他们面前:认知训练对所有人都有效果吗?认知发展中的个体与衰退中的个体训练效果相同吗?我们的系列研究尝试回答了这一个问题。我们对9~11岁儿童和60岁以上的老年人进行认知训练,结果发现,认知训练可以提高儿童的智力,但是在老年人身上没有发现这一结果[16][17][18][19][20]。这说明,认知训练对高级认知功能的影响,并不是一种“全”或“无”的现象,这种影响在个体认知功能发展期与衰退期出现分离情况:对于处于认知功能发展中的个体(儿童),认知功能的训练可以促进正在发展中的高级认知功能的提高;而对于处于认知功能衰退期的个体(老年人),认知功能的训练未能恢复正在衰退中的高级认知功能。

    无论是瑞典的克林伯格团队、美国的杰基研究组还是我们的研究,都已证明了认知可以通过训练得到提高。这种提高可能是因为经过反复训练,个体在进行认知任务时,与之相关的大脑脑区脑血流量增加,多巴胺密度发生改变,并伴有大脑突触活动减弱、兴奋性活动增强。但是,我们的研究也揭示,在认知发展中的个体中,这种变化会更明显,而当我们的认知功能衰退时,再进行认知训练,似乎效果不佳。认知的衰退究竟是否具有可逆性,是我们今后要回答和解决的一个重要问题。